周新教授:我眼中的“新冠肺炎”及其救治——专访上海援鄂抗疫医疗队医疗组组长
2020-02-24

导 读


上海第一批援鄂抗疫医疗队于1月25日(大年初一)凌晨抵达武汉,并正式进驻武汉市金银潭医院,负责院区内2个病区的危急重症患者。上海市基层呼吸疾病防治联盟名誉主席、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第一人民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周新教授担任医疗组组长。


经我们多次联系,在揭志军主任的帮助下,2月3日,周新教授在繁忙、紧急的一线工作中终于抽出一点时间,接受了我们的连线专访。


周新教授在专访中表达了以下观点:


1.   目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患者中的危重症患者中既有老年人也有平素身体健康的年轻人;


2.   部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重症患者病程进展迅速,救治难度大,死亡率较高;


3.   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药物治疗方面,无论是西药还是中成药,目前尚无法得出某一种药有确切的临床疗效的结论,还需要进一步的临床试验和研究论证;


4.   随着确诊患者的急剧增多,目前武汉医院床位仍然紧张、医护人员严重不足。危重症患者数量增多、护士和医疗物资紧张是我们面临的最大难题和挑战;


5.   基层医务人员要科学、准确的筛查出疑似病例,一定要做好个人和病患的防护和隔离工作。同时应当做好出院后居家隔离的人群管理和照护工作。


微信图片_20200204112549.jpg


周新教授 (图片来源于上观新闻)


奔赴武汉一线抗击疫情、救治病患已近10天,请谈谈您的感受和体会


上海援鄂医疗队是全国第一支进入武汉市的医疗队。接到紧急通知后,我们在大年三十晚上乘包机于年初一凌晨到达武汉市金银潭医院。这家医院是目前武汉市收治确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人最多的定点医院,目前收治有600多例患者,绝大部分是重症和危重症患者。上海医疗队负责分管二个病区。我们分为若干个医疗组,对每位患者进行积极的救治。目前,护士的工作量最大,由于病房内没有护工和工勤人员,护士除了做医疗护理工作以外,还要为病人做生活照顾和心理安抚工作,比如处理大小便等。穿上防护服后的医务人员,尤其是护士需要每天工作6小时,且在工作期间不喝水、不吃饭,非常辛苦。但我们上海医疗队的队员们会一直保持精神饱满、斗志昂扬的精神,全力救治每一位患者!


您所在的金银潭医院收治的主要是危急重症患者,请问:这次“新冠肺炎”的重症临床上有何特点和特征?重症患者的标准是什么?年龄分布如何?哪些人更易感?哪些人更容易加重?


据我所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患者中80%多属于较轻的患者。现在,金银潭医院收治的绝大部分病人均是重症和危重症患者。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疾病发展进程非常快,存在少数病人确诊后,会迅速演变成为重症或危重症的情况,也有的可能前一个星期还好,症状不严重,但后面一周甚至十来天可能发展成重症,会迅速演变成为重症或危重症,需要使用气管插管、呼吸机等呼吸支持治疗措施,甚至用肺复张或体外膜肺氧合(ECMO)治疗等。


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患者中,约10%的病人会发展成为重症患者。目前还不太清楚哪些人群会变成重症患者,不一定是老年人群,因为临床中发现,重症患者也有年轻人群体,即:年龄20-30多岁、以往没有基础性疾病且身体健康的年轻人。就我所知在我们救治的病例中,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重症患者中既有老年人也有年轻人。


我们目前是依据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中来确定重症患者和危重症患者的标准:


重症患者标准:

符合下列任何一条:

1.呼吸窘迫,RR≥30 次/分;

2.静息状态下,指氧饱和度≤93%;

3.动脉血氧分压(PaO2)/吸氧浓度(FiO2)≤300mmHg

(1mmHg=0.133kPa)。


危重症患者标准:

符合以下情况之一者:

1.出现呼吸衰竭,且需要机械通气;

2.出现休克;

3.合并其他器官功能衰竭需 ICU 监护治疗。


通俗讲的重症实际上包括2种情况:一个是重症,通俗来讲达到重症的病人就是缺氧。另一个是危重症,它是指非常的缺氧,经过氧疗还不能达到理想的氧合标准的。


至于哪些人更易感染和疾病加重,我个人认为现在无法断言。可能与个体差异有关系,例如同样年龄的年轻人可能是轻症也可能是重症,因为个体对于病毒的敏感程度无法预言和预知,建议参考相关的科研人员的研究结果。



今天有报道,在部分确诊患者粪便中检测出病毒,对此您有什么看法?


我个人认为,这个问题值得进一步研究,目前并不是所有的患者都能在大便中发现病毒。今天上午我们特意跟医院核实过,证实核酸检测是咽拭子和痰的检测,目前尚不能直接用于大便检测,病人的大便是否有新型冠状病毒需要进一步的检测和确认。


关于治疗:您们用了哪些抗病毒药物?效果如何?


目前为止,还没有确切的循证医学证据表明,哪些抗病毒药物对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实有效。我们目前在临床上暂时使用治疗艾滋病的药物——克力芝;此药物针对新型冠状病毒的疗效如何,暂时无法确定。通过我们目前的临床,初步得知:轻症患者服用此药物会有些好转,但重症患者身上无法体现明确的疗效。因为重症患者的治疗往往是多种药物联合使用,不能单独只靠某一种药物。同时此药物副作用有很多,如肝功能的损害、高血压、高血糖等。所以,建议遵循医嘱,谨慎使用。


阿比托尔是治疗流感的药物,也是治疗一般的呼吸系统疾病的老药,并不是新药,一直以来都临床中都有使用,在本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治疗中是否有疗效也无法断言;建议通过相当严格的临床实验和大规模的临床研究去证实,需要与安慰剂做对照实验才能明确疗效,不能以单独个体的治疗效果断定。总的来说,目前药物治疗缺少循证医学的系统研究,所以无法判断是否有明确的疗效。类似于这类抗病毒药物还需要进一步临床研究,至少目前在重症患者的治疗上,这些药物还未能体现明显疗效。


抗病毒用药原则是两周之内是有效的;但如果入院周期过长,一个月以上,抗病毒的使用就没有太多必要;如果多次核酸检测结果是阴性,则不需要抗病毒治疗,后续是继发感染的问题。



用了哪些呼吸支持手段和技术?效果如何?应该注意些什么?


针对重症患者用到的呼吸技术有:鼻导管吸氧、高流量氧气治疗、气管插管、呼吸机、无创呼吸机、有创呼吸机、甚至是肺复张或体外膜肺氧合(ECMO)在治疗都会用到,需要根据病人缺氧情况、呼吸衰竭的严重度来采取不同的呼吸支持的方法。


目前,非常重的重症患者抢救成功率较低,即死亡率较高,所以救治的难度非常大。国家一直要求降低新冠肺炎重症的死亡率,其实,我们的压力很大,也一直在积极的采取一些有效的方法和手段。因为有些危重症病人是年轻人,是本来身体状况健康的年轻人,这就更有必要进一步提高危重症患者的抢救成功率和治愈率。



您们在临床中,是否采取了中西医结合治疗?


大部分病人也在服用中成药,例如连花清瘟胶囊等。其中,轻症患者使用中成药的比例较大,重症患者使用相对较少,诸多中成药中现在也无法得出哪种药是有确切疗效的结论。为此,国家中医医疗队的专家也到了金银潭医院,并为他们专门开辟出了一个病区。我个人认为,中药的作用可能是多方面的,除了抗病毒,某些中成药还可能通过调整机体免疫机能而起作用,但从我们目前的临床实践看,尚不能断定何种中成药对治疗新型冠状病毒确实有效。



目前,在治疗过程中最大的困难和挑战是什么?


1)医院床位紧张:武汉市是疫情的重灾区,患者数量太多,医院床位紧张,这是最大的困难。例如昨天湖北新增长的确诊患者数量已超过2000例,这是巨大的数目,即使是火神山医院和雷神山医院两家医院同时开放,病床也无法全部容纳!目前确诊的病例数量上升还处于高峰期,如果一直照此速度增长,那么医院的床位会越来越紧张,不够使用。


2)医护人员严重不足:医护人员远远不够。尤其是护士的人数非常不够,不能一直让同一个护士连续十几个小时一直工作,因为长时间高度饱和工作易被感染且身体疲劳无法支撑高强度工作。这点目前是最困难的。


3)危重症患者数量增多:目前,整个武汉市有6家医院是定点收治危重症患者的医院,这些危重症患者的救治工作也是一大难题。确诊的病人越多,筛选出的危重症患者就越多,这对我们来说,救治工作的压力和挑战非常大。


4)医疗物资紧张:虽然医疗物资供应已经有了很大改善,但仍比较紧缺。这两天在政府协调和全国人民的大力支持下医疗防护用品已经得到了明显的改善。


以上几点是我们目前面临的困难和挑战,其他的问题我们都可以自行解决。


您是上海市基层呼吸联盟的名誉主席,也是国家级权威专家,对正在抗击疫情的全国呼吸界同道和基层医生,您有何告诫、建议或者叮嘱?


首先,基层医生需做好群防群治的工作。首要任务是将发热门诊的患者进行严格、正确的筛查,一旦出现疑似病例,必须让疑似患者到定点医院做核酸检测,一旦确诊,按流程入院治疗。期间,患者和基层医护人员一定做好防护和隔离措施。


其次,基层医疗机构的消毒和卫生工作一定要做好。


最后需要指出和叮嘱的是:目前,出院的治愈的病人越来越多,他们需要居家隔离两周。对此,基层医生需要充分重视起来,及时的看护、管理和照顾,谨防出现问题。



我们一定要有信心!坚决打赢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本文经周新教授审定。致谢:周新教授、揭志军主任(中国基层呼吸疾病防治联盟副主席,复旦大学附属上海市第五人民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任)


策划/采访  孙迎节  刘川北

撰稿/设计/排版  刘川北

修改/审核  孙迎节


 最新.jpg